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蒸汽沸腾》

吾爱看书小说网(52kshu.cc)

首页 >> 蒸汽沸腾 () >> 第 23 部分阅读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52kshu.cc/172040/

第 23 部分阅读(1/6)

。怪不得他们总是那副孱弱的模样。

“欤韇!”大喊着,那副模样就像他们已经赢得了胜利。他们的确已经赢得了。望着高大的城墙,似乎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攀登。

粮食...土地...

呢喃着这些东西,他们满脸幸福地举起刀。要完成这从失败者到成功者的转变。

然后,

门开了。

门开了!

第93话第 原来有你

门开了!

在最黑暗的时刻碰到光明。谁也没有预料到那扇看起来坚强却也在墙皮上渗着落寞的城门突然自己打开了。这是应该是西夏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不是现在。更何况,同时冲出来的还有,大明的骑兵,铁甲骑兵!

在热武器的时代来临之前,军中的王者从来都是骑兵。不提骑兵高速突击合围的能力,单单就从个人的杀伤力上面来讲,步兵也远远不是骑兵的对手,骑士加上浑身的铁甲,几乎有几百斤的重量,高速地撞过来,留给步兵的只剩下绝望。因此在战场当中,骑兵一直都是举足轻重的力量。而西夏国能征善战,很大的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们从小就生活在马背上的缘故。所谓蒙古骑射,从来都是名不虚传的东西。

大明也有铁骑,事实上,每个国度都会有骑兵,不过相比于西夏的角马骑士,无论是大周朝的紫荆花还是大明的缇骑正面冲击的话根本就不是天赋秉异的大夏角马骑士的对手,也就声名不显起来。另外一个则是因为百年间气道修行者和那个如同中天之日的耀眼人物抢去了大明太多的光芒。而其他的方面,则是相比于角马骑士,大明的骑兵总是弱了那么一些。不提异种的坐骑的问题,单单是控马的技术,无论他们怎么练,也都无法达到那些从小生活在马背上的民族的程度。不过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骑兵再孬也还是骑兵,在狭小的范围内,遭遇大规模的骑兵,是灾难性的。

大门霍然洞开,里面是一排闪着令人发寒倒影,身着重甲,最前面的一排甚至于就连马的身上也有马铠。在这个世界里面,马是绝对的管制物资。哪怕强如落音山的修道者也曾经言道,如果面对着三千缇骑,他们除了逃跑之外再没有什么办法。而在西天门关的马绝对是整个大明最优秀的,除了维护皇家威严的金吾卫,大明边军实际上才是整个大明战斗力最强的队伍。

人马没有一点声音,整整齐齐地排成几列,就是光站立的时候生发出来的气势就不是平常人所能够忍受的。更像是准备开饭的恶魔。

“欤?..鞡...”纥奚嘉再也说不出话来。他的嗓子有些发干,实际上他们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之下碰到对方的骑兵是什么后果。他们或许忘记了,西天门关兴许因为害怕诡计而暂时关闭了城门,可是大明的将士同样有出城去决一死战的勇气。而这种勇气,在现在这个时刻就变成了西夏人得催命符。

“...!”根本没有声音,此时无声胜有声,马匹踩着死神的鼓点儿,从极静到极动,像是一座山峰崩塌那样,逐渐变成震耳欲聋的哗哗声。几乎已经冲到城门口的几个西夏战士首当其冲,斩马刀高速划过,同时带走了的还有他们的脑袋。带着有些不解而迷惘的表情。

“那些只会当缩头乌龟的人,怎么今天就出来了呢?”这其实怪不了他们,在常年的边境战争当中,西天门关里面的大明边军从来都是守卫者的角色。东面的城门也不过是另外一段城墙的意思。只是这两天的局势瞬息万变,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这不是西夏人得计划,也不是远在上京城的那位太子爷的计划,更不是在西天门关之上下都不知道彼此是否还活着的王磊和张白圭的计划。似乎绵延了很多年的事情在这几天中间爆发开来,所产生的情形是任何人难以预料的。

“只能说这是天数,奈何奈何!”

年轻的祭司说过这句话的时候,情势又是一变。刚刚是护卫着他们年老的祭司的西夏人突飞猛进,而那座本来最不可能开的大门竟然开了,而且从里边出来的竟然是大明最精锐的铁骑。“他们这是不要命了么。”秉持着这种惊异。身在局中的那个老祭司终归是反应慢了一点。而这,也就彻底底封死了他逃回去的脚步。

大明的铁骑们分成三路,浓浓的烟尘漫天之中,几幅迎风猎猎作响的龙旗在上空飘荡,其中最中央奉命矗立着大大地一个‘王’字。

“原来是他!”老祭司活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西天门关之虎的威名。竟然是这个人亲自率领的铁骑,那就怪不得自己的儿郎们难以抵御了。西夏人对于他们祭司的信仰自然坚定,可是那些明人也是有着无比的信念。这,或许真的是天意,而并非区区人力能够挽回的。他轻轻笑着,似乎已经看开了什么。而实际上,或许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回去。或许,这本来就是他们庞大计划当中的一部分。以他崇高的资历当然能知道一些,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一切。

那滚滚的烟尘从远处冲来,卷起无数的尸体,最后将他淹没。很多次,那些骄傲的儿郎们跪下来,祈求他离开这样危险的地方。他却不,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脑袋被一个小兵割掉了,口里面还带着笑容。

在不远处的西夏鸦雀无声,他们亲眼看见被滚滚黄沙吞没的那些人。不知道为何,这些从小习得弓马的人竟然从心底生出一股畏惧来。如此尊贵的祭司就...就这


状态提示: 第 23 部分阅读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