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红茱记》

吾爱看书小说网(52kshu.cc)

首页 >> 红茱记 () >> 第九十回 我有胎记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52kshu.cc/56197/

第九十回 我有胎记(1/2)

太史擎得来玉腰带,当即带着吴茱儿和小鹿子离开了金山寺。

下山的路上,吴茱儿怀里抱着那只檀木盒,仍有些难以置信:“他们竟是真地把镇寺之宝给咱们了?”

“那法海洞的老和尚才是这金山寺的镇寺之宝。”太史擎走在前面,步履轻松。青天白日,他们的红桅船就停泊在临水岸,却没再见那唱着《金刚经》的渔夫。

船上的舵手看到他们身影,连忙使唤水手搭起艞板。三人登上船,小鹿子就一头钻进后舱的厨房去找吃的。

“上路。”太史擎一声令下,红桅船缓缓驶离水岸,沿着江南河道游去。

太史擎从吴茱儿手中接过装着玉腰带的盒子,转身进了船内搁置。吴茱儿没有跟上去,而是走到甲板上,望着远处高塔耸立的金山寺。

太史擎再出来,就看到她趴在船沿上发呆的样子,风吹乱她的头发,露出她圆圆的脑门,看上去有点傻气。他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到了渐渐远去的金山寺。

吴茱儿回过头来看了看他,犹犹豫豫地说出心中的疑问:“这世上真地有佛祖,有神仙吗?”

“子不语怪力乱神。”太史擎两手抱臂,眺望远方,为她解答:“鬼神之说,你可以信其有,也可以信其无。然,信不可盲目,不信也不可非议,当敬而远之。”

吴茱儿将他的话琢磨了一会儿,似是懂了,一下接一下地点着头。太史擎往旁边挪了两步,从袖中抽出他那把黑色的戒尺,指着笔直的桅杆让她过来站好。例行每日的功课——“罚站”。

“站直了才能吃饭。”

吴茱儿立马挺直了腰板儿,看着他手上的戒尺就发憷。什么神神鬼鬼,和尚骗子,眨眼就被她抛到了脑后。

***

采选的大队车马拖拖拉拉进入了镇江府,本该连日赶路,却因为一个人耽搁了行程。

不同于其他民女十人八人同挤一辆骡车,语妍横躺在一间宽敞舒适的车厢里。有气无力地哼哼着。随行的郎中仔细问明症状。又为她把过脉,下来马车告诉等在外面的魏东莱和曹太监。

“娘子是吃了不净之物,有些积食。久坐不动便伤了脾胃。”

曹太监擦着汗问道:“可有大碍?”

“服几粒消食的药丸,最好是能下来走走。”

岳东莱微微皱眉,心下有些不耐。从江宁出发多日,到现在还没换乘水路。多半是为着她折腾。若是块真金也就罢了,可他分明猜到她可能是个假货。

“岳统领。您看是不是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曹太监小心翼翼地请示,他看得出岳东莱的脸色并不好看。

“休息一刻。”岳东莱另有打算,挥挥手传令下去,转身走向后面的马车。

曹太监在应天府搜罗人间绝色。最后竟从勾栏院和教坊司带走两个美人,那谢月娘冒名顶替任梦曦,那柳风怜则更名为杨二娘。为着魅主进宫参选。

语妍原是曹太监为任梦曦买来的丫鬟,那个脚上带有胎记却葬身秦淮河中的小丫头亦是任梦曦的人。为了弄清楚谁真谁假,他只能从任梦曦身上打探。

可是这任梦曦十分沉得住气,这几日就躲在马车上谁也不见,吃喝拉撒都不出来。再这么下去,只怕到了京城,他都不能从她嘴里问出一句话来。

“任娘子。”岳东莱搁着窗子对车中的女子说道:“车中若是觉闷,你可以下来走走。”

等了片刻,才听到任梦曦慢悠悠地开腔:“多谢岳大人好意,奴家大病初愈,吹不得风。”

这时候,不远处的马车上下来一个人,岳东莱扫过去一眼,嘴角噙笑,凑近了车窗,低声说道:“你不敢下车,是怕她发现你没死,可你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吗?”

“......”任梦曦没有回应他的话。

倒是下车散步的语妍看到了岳东莱正挨着窗子同里面的人说话,那面带笑意的模样,让她脸色一沉,拧着丫鬟的胳膊走了过来。

“岳大哥,你在同谁说话?”语妍嘴上娇声喊着岳东莱,眼睛却盯着马车,试图透过窗帘看清里面的人。她听说曹太监对两个美人特别照顾,想来是顶替那死去的谢月娘送进宫的。先头她见过杨二娘,的确是花容月貌,这一个却不曾露面,也不知是什么样的货色,居然敢勾搭她的意中人。

岳东莱看到语妍,笑容转淡,“我与任娘子闲聊两句罢了。”

语妍只听他说到“任娘子”,并未联想到月娘头上去,言语讽刺道:“我看这位姐姐成日坐在车里,是见不得人吗?”

说话间,她便挪到了车门前,抬手拨开了帘子,毫不设防地看到了一张清丽脱俗的美人面。

“你、你——”语研吃了一惊,干瞪眼说不出话来。

任梦曦动也不动地坐在车厢里,同语妍打了个照面,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岳东莱安得什么心思,她动动脑子也就知道了。但是他想错了,她躲在车里不出来,却不是怕了语研。

“你不是死了吗?!”语妍失声尖叫。

“谁说我死了?”任梦曦反问她。

眼前是人不是鬼,语妍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曹太监骗了,狠狠瞪了她一眼,愤然甩下帘子,转身去找曹太监算账去了。

岳东莱将她们二人的反应收入眼底,对于是谁纵火烧船,答案显而易见。照任梦曦先前的说法,语妍在江宁别馆就曾害死过一个丫头,他打听过确有其事。她这样接二连三地害人性命,莫不是为了......杀


状态提示: 第九十回 我有胎记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