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贾环的自我奋斗》

吾爱看书小说网(52kshu.cc)

首页 >> 贾环的自我奋斗 () >> 11第十一回 蒺藜窝里摘玫瑰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52kshu.cc/61799/

11第十一回 蒺藜窝里摘玫瑰(1/2)

贾珠之逝,京城之乱,元春之去,连番下来贾家上下皆身心俱疲。头一个王夫人便支持不住,病了几天。因李纨正在守孝,不能持家,其他姑娘尚是稚龄,贾母竟无人可用,便想让邢夫人过来管家几日。王夫人听一口风,立刻挣扎着爬起来,只说自己无事。贾母倒也不多说,却另有打算。

等贾宝玉的生日一过,贾母便把贾赦、贾政、邢王二夫人召来说道:“如今琏儿也好有十八岁了,哪里有这么大的公子还没个正经奶奶给持家的!也是这两年杂事多,把琏儿耽误了。如今正好并无旁事,你们须得把这件大事放在心上才好。”四人连忙答应,各自皆着意此事。原在贾珠未逝时,贾家已为贾琏四处打听了,不想接二连三许多事,便顾不得这个。现在回过头来再看,却发现之前皇帝撒下一张大网,把贾琏能钓着的鱼几乎一网打尽了……这事便难为了。

王夫人还另有想头儿。之前她略病了几日,便几乎让邢夫人来当了家,让她心里好不自在。算来这府里本也应大房在先,只是邢夫人小家子气拿不起来,大老爷又不得老太太心,因此才让她掌家务。现李纨已是守寡的,按礼不能持家。若等到宝玉娶妻,这家早不知是谁的了。左右一算,二房里头竟是没人了。看老太太的意思,是要给贾琏结了一门好亲,过个一二年便要让贤了!因此十分忧心。

贾环也在发愁。如今贾宝玉和迎春、探春、史湘云都在上学,而他的蹭课计划却无法实施。也亏得那几个孩子的进度都慢。贾宝玉是天生的古怪脾气,先时元春教他识字背书,他学的飞快,如今换了个老头,他便忍不得了。上学第一天便跑回来跟贾母撒娇撒痴,贾母心痛他年幼,便做主把一晌午的课减到一个时辰了。姑娘们倒是晌午满满的两个二个时辰读书识字,吃了午饭歇了晌,再学一个时辰的琴棋、女红之类。只是几个女孩在一起学,要照顾年纪最小的,因此学的也很慢。

不过人家学的再慢也要人去追才行,如今贾环却是迈不开步了。王夫人安排的嬷嬷到底是有些用处。初时,几个嬷嬷都老实得很,日日来贾环这里照顾贾环饮食起居,倒是无微不至的样子,每日贾环眼前环绕着四五个中年妇女,管这管那,把他烦的不行。后因着贾敬之妻去世,荣府的主子们每日忙的很,几个嬷嬷也就放松了些。只陶嬷嬷是个极老实的,每日与严嬷嬷两个常伴在贾环身边,就是闲时也只自拿着针线做活,从不去别处闲逛或与别人闲话。

后来贾珠去世了,那魏嬷嬷似是突然醒过味儿来,也十分殷勤起来。只有姜嬷嬷、邹嬷嬷两个三天两头见不着,不过贾环对她们的做法是表示赞赏的。等贾环从铁槛寺回到贾府,姜嬷嬷也热切上了,只是她却与别人不同。她原是王夫人的陪嫁丫鬟,年轻时也是朱颜绿鬓的美人。来了贾家两年,便由王夫人做主配给了贾政书房里的一个小厮叫姜雁的。如今其夫仍是贾政身边伺候,这姜嬷嬷本要留给元春做嬷嬷,不想元春一出生便叫贾母抱了去,便没用上。姜嬷嬷与周姨娘原是极熟的,自到了贾环这屋倒是时常往周姨娘那里去说话。京城之乱使得姜嬷嬷与赵周两位姨娘得了知己似的,每日会在东小院摆八卦阵。因其夫姜雁跟着贾政听得不少外头消息,八卦起来其他人都要甘拜下风,连贾环都跟着长知识。

这几个到也罢了,贾环还能忍得。唯独那邹嬷嬷,实在碍眼。她本是贾家的老人了,因其夫家、娘家在贾母王夫人处皆有些体面,她又是年纪最大的,并不将严嬷嬷、陶嬷嬷等人放在眼里。便是赵姨娘,她亦以为不过家生子儿争上来的,贾环不过婢生子,贾母王夫人待他们不过面上过得去罢了,因此在贾环这里便十分疏慢少礼。十天里面来个五六天应景而已,来了什么也不干,只坐着喝茶闲话要么就是挑刺骂人。贾环不止一次听见她背后嚼舌,肆言念叨他和赵姨娘。

又有先时,贾宝玉开始念书,贾环几次想去听听课,都被她硬拦着。因为贾环年纪小,出二门的确不合规矩,也就罢了。后来,贾环想要混到探春的队伍里,又是她死拖着,还给贾环一顿教训,让贾环实在耐不住性子了。

这一日,掌灯时分,贾环往贾母处请安。正好宝玉正坐在贾母身边跟迎春、探春、湘云说窦先生给他讲书,又问戚先生讲了什么。贾环请了安,便凑在傍边听了几句。见贾母笑吟吟的看着几个孩子说笑,便挨到宝玉哥知道的真多!”贾宝玉自跟贾环日日见面,也不像初见时苦大仇深的了,笑着道:“都是书里写的。”贾环故作天真道:“那二哥哥知不知道‘逼崽子’是什么?”此言一出,满屋子人跟被人掐了脖子似的,皆屏气噎声。贾宝玉犹自问道:“这是哪里听来的?”贾环道:“是邹嬷嬷说的。”

贾母沉着脸截口道:“那邹嬷嬷是怎么说的?”贾环仰着脸,笑嘻嘻的说:“邹嬷嬷说,‘环哥儿这样的□崽子,真是谁的逼里掉出来的像谁,一点子规矩体统没有,还非要跟宝玉玩,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贾环不高不低的小脆声音,把个老妪学的惟妙惟肖。贾母不待说完,一掌拍在桌上。“咕咚”一声,邹嬷嬷跪倒在地上。跟她一起挨墙站着的严嬷嬷恶狠狠地瞪着她。旁边的媳妇子连忙上来把她拖下去了。

贾母且不发落她,只问贾环道:“邹嬷嬷这话是跟谁

状态提示: 11第十一回 蒺藜窝里摘玫瑰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