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渣攻都去哪了[快穿]》

吾爱看书小说网(52kshu.cc)

首页 >> 渣攻都去哪了[快穿] () >> 5.王爷的小公子5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52kshu.cc/66762/

5.王爷的小公子5(1/2)

血腥味充斥口腔,但身上的剧痛没有减少,于是泄愤似的咬的更狠。

“叮——,宿主被虐值增加2点,总被虐值为18,主线任务二刷满被虐值的完成度为百分之十八。”

夏熙此刻倒也不是太在乎点数的多少了,在心里默问027:难道解毒丸没有用吗?他怎么看起来更严重了?

“有没有用我不知道,”027有些担忧的道:“但是宿主你如果再任着他咬,那块肉就要掉了。”

夏熙手臂上的一块肉已被咬的摇摇欲坠,于是换了块地方给宫沂南继续咬,整只衣袖早已沾满了鲜血。

“叮——,宿主被虐值增加3点,总被虐值为21。”

“叮——,宿主被虐值增加4点,总被虐值为25。”

系统提示音不断响起,这时宫沂南突然间松开夏熙的手臂,全身痛苦的剧烈抽搐,猛地朝外吐出一大口黑血,整个人的神智似乎陷入了一种更加狂乱的境地。

夏熙急忙去扶他,却被他失控中反手一掌打中胸口,狠狠撞到墙上。

这一掌对于没有丝毫内力的夏熙来说是完全无法承受的,纵然关闭了痛感,夏熙依然能感觉得到难受,胸口喘不过气来。夏熙费力的抬起手,想擦一擦唇角不断溢出的鲜血,最终却缓缓闭上了眼。

黎明渐渐过去,东方的天边开始出现曦微的晨光。

宫沂南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彻底放亮了,睁开眼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适,有些惊奇的运转了一下身上的内力,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内力再无一丝阻碍,武功甚至有隐隐约约突破的趋势,——自幼便凝阻在经脉的毒素似乎一夜之间消失的无踪了。

这简直让宫沂南不可置信,他匆忙看向自己的右手掌心,掌心处干干净净,再也找不到那个从出生就跟随着他的指甲大小的紫印。一种类似于狂喜的复杂情绪在宫沂南心中腾升,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用忍受毒发的折磨,再也不用忍受毒发时别人如看怪物般惊恐害怕的眼神。

然而下一秒,昨夜毒发后的记忆便尽数涌了出来,宫沂南之前的狂喜瞬间退了下去,急急的去寻找夏熙的身影。

昏暗的墙角处果然有一个小小的身体一动不动的蜷缩在那里。就是这个小小的身体,在他毒发时始终陪着他没有离开,在他满脸紫纹状若癫狂时也不曾离开,对方紧抱着他的温度和一遍遍安慰他的温暖,让他就算在剧痛中也记的无比清晰。

宫沂南大步朝夏熙走过去,下一秒却全身猛然一僵。少年紧闭着眼,面色苍白的看起来几乎透明一样,从唇角溢出的鲜血顺着下巴滴到胸前,在衣领上晕开了一大片,左手更是骇人,手臂上尽是深深的牙印,有几处肉几乎快被生生的咬下来,只连着一点皮。血染透了整只衣袖,浅青色的布料早已干涸成了深红。

宫沂南的心猛然间狠狠一疼,伴随心疼而来的就是前所未有的惊慌和害怕,宫沂南把夏熙抱起来,冲外面大喊:“来人,去叫大夫来!”

夏熙被宫沂南那一掌重重伤到了内腑,加上身体本来就弱,整整昏迷了两天都没有醒。虽然他感受不到痛,可是有种被火烧着的错觉令他在昏迷中都不得安稳,全身仿佛处于火山之上,热的要命,胸口又闷闷的喘不过气,让他忍不住辗转反侧的想要摆脱。

“现在不能乱动……”感觉自己被一双大手小心又不失有力抱住,不知是谁在他耳边略显笨拙的一遍遍道:“没事了,针灸这就结束了,很快就好了……”

关闭了痛感的结果就是针扎在身上没有应有的剧痛,却是又麻又痒,对于别人来说也许能忍,可对夏熙来说这种感觉比疼痛好不了多少。夏熙不顾耳边的低哄声,挣扎的更厉害,那个声音也随之变的紧张起来,“这就好了,一会就不疼了……”

把本公子当小孩哄吗?夏熙不满的皱起眉,一只干燥而温暖的手轻轻将他眉头抚平,还有一只手伸到他嘴边,“之前你不是让我咬了你吗?我让你咬回去好不好?”

宫沂南将手指一点点抵入夏熙的唇舌,看着夏熙在昏迷中无意识的将其含住,“真乖。”继续在夏熙耳边教他:“来,牙齿用力就可以了,随便怎么咬都行。”

“王爷!”旁边的下属见状忍不住要开口劝阻,只换来宫沂南命其退下的呵斥。

“叮——,宠爱值增加5点,现宠爱值为15,主线任务三刷满宠爱值的完成度为百分之十五。”

“叮——,宠爱值增加10点,现宠爱值为25……”

如果夏熙此时清醒着,绝对会对系统不断提示增长的宠爱值表示惊讶。然而他此刻完全是迷糊的,只在恍惚中感觉有什么东西探入唇间,却没有咬下去,而是伸出小舌头轻轻的舔了舔。似乎是因为没舔出味道,又吮吸起来。

之前手指被含住的时候,宫沂南就因少年口腔异常娇软的触感打了个激灵,少年的唇舌就像是柔嫩的豆腐花儿,仅靠手指的触感就温软的让人无法自拔,再被这么一舔一吮,触电般的感觉从指间一直传到心间,让宫沂南整个身体都发热了,几乎要惊跳起来。

大夫还在认真的为夏熙针灸,宫沂南强行压住身体和心头的双重躁动,把手指从夏熙口中轻轻抽出来。谁知退出的时候反而被咬住了,不过夏熙在昏迷中没什么力气,咬住了也只是像猫儿一样软软的磨了磨牙。

宫沂南便放弃了拿开手指,就着搂住夏熙的姿势任由他磨牙。宫沂南不知道自


状态提示: 5.王爷的小公子5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