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凤起连云》

吾爱看书小说网(52kshu.cc)

首页 >> 凤起连云 () >> 第24章 见别两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52kshu.cc/81411/

第24章 见别两难(1/2)

一盏茶之后,展翼引着霍陵到临风水榭。恭敬一礼,便即退下。

其实霍陵入京不过五六日,然而连日醉酒,竟憔悴了不少。明珠连日忙碌于帮务和筹谋,另外亦自觉无言可以开解霍陵,也就只能叫人细心侍奉,多备下温和菜饭和解酒汤而已。此刻霍陵乍看之下虽还是潇洒英俊模样,然而鬓角微松,衣襟也有皱褶,旁人或许不觉得这些小节有什么,明珠却觉心酸至极,屈膝一福时眼睛便热了:“叔父。”

而予钧则是深深躬身,以晚辈之礼相见:“伯父好。”

霍陵来时已经听展翼说了予钧的身份,但并未料到是这般礼节,当下心神微震,面上神色不动:“长公子太客气了,霍某哪里当得起。”随手端了茶碗啜一口,转身便坐了明珠的位置。

予钧恭敬道:“家祖母为明氏女,三表妹的养父自然也是我的长辈。”

“哦?”霍陵侧目,取笑道,“这亲戚转折的倒是流畅,长公子既然称呼这般亲切,跟着明珠论亲眷,是为了求亲而来?”

予钧含笑应道:“伯父果然敏锐,一语中的。”

明珠心头一刺,怒气横生:“两位这是拿我取笑?”

予钧心头微震,立时敛容正色:“是在下失言了。还望宗姬原宥。”又转向霍陵,“在下前来拜见伯父,的确为一叙亲缘。若说求问,也是可以。”

霍陵笑意淡了:“长公子有话尽可直说。”

予钧道:“不知伯父入京所为何事?”

霍陵远眺:“京华繁盛,向往已久。”

予钧追问道:“既如此,何以至今才入京呢?”

霍陵强抑住心中的烦躁,面上却又重新浮起笑意:“我乐意。”

予钧不由哑然失笑:“您果然是潇洒人物,也难怪宗姬这样豪迈英气。”说到这里,便向明珠望了望,带了两分探究的意思。

明珠与他目光相触,便知予钧是想继续追问霍陵的心思。这一点上,她倒也不反对,毕竟如今霍陵也是需要做个决断了。明珠自七岁蒙霍陵救助扶养,早已视其为父。有些话,她反倒不好多说,此刻若能借了予钧的口,也算两全。

予钧见她神色犹疑,心中便有数了,向着霍陵正色道:“伯父,今日明珠既然已经许我入门拜见,还请您也不吝实言,时下到底是如何打算。”

霍陵心中愈发焦躁,勉力撑着面上的淡然平静:“我就是来京城看风景的。”眼尾扫到明珠,见她神情中隐有忧色,心中也是微微一软,叹了口气:“京华锦绣繁盛多年,我也是颇有耳闻的。既然如今盛景依旧,也就这样了,不看也罢。”

予钧又沉吟片刻,才缓缓问道:“霍三爷不入京城的这个忌讳在江湖上传了那么多年,如今终于破了。既然已经千里而来,难道不要亲身一见么?”

霍陵沉默良久,才道:“这是她的意思?”

予钧只觉得霍陵这个神色与瑾妃几乎是一模一样,不禁看了一眼明珠,明珠也向他望了过来,二人目光相对,随即又再分开。

予钧沉吟道:“年迈之人病体缠绵,是断然动不得气了。为子孙者,既愿长者余年无憾,更怕长者劳神伤怀,此事可否两全?还望伯父教我。”

明珠听他声音恳切,心下越发恻然。瑾妃如今也是年过花甲,又是中毒初愈,倘若霍陵对母亲仍怀烈怒怨怼,那么还真的是相见争如不见。但若果然两不相见,一旦山陵崩殂,难保瑾妃和霍陵不会各自抱憾遗恨。

霍陵再度沉默良久,方艰难开口:“若她愿相见,我……我……”

潇洒如他,言至此处,竟到底说不下去了。

予钧垂目起身,行至霍陵座前,撩袍屈身,双膝跪了下去:“伯父。祖母当真年迈,再经不得大伤大痛。伯父若心有怨怒,原是人之常情,子侄不敢求伯父恩怨尽消。但求伯父念着祖母当年十月怀胎,如今年高体虚……”

霍陵摆手道:“长公子太客气了,我当不起。”言罢,起身就快步走了。

明珠望着他远去身影,也知道阻拦不得,只得上前两步到予钧身侧,伸手虚扶:“霍三爷心里难受的很,还请长公子不要见怪。”

予钧顺势起身,叹气道:“娘娘心里也是觉得亏欠霍三爷的,在下身为晚辈,执子侄之礼本是应当。谈不上见怪与否。今日造访,实在是唐突了。但娘娘自苦多年,愁肠百转,纠结极深。若是倒退十年,娘娘身子还健朗时,在下也未必要来强出头。只是如今,唉。”

明珠摇头道:“长公子既深谙江湖事,大约也听过霍三爷的傲气。素来只有人家求他,他是断然不会求人的。若不是娘娘到了这一步,霍三爷也是不会入京的。”

予钧浮起一丝苦笑,望向明珠:“那宗姬是否也是同样想法?若不是看晋王爷年事已高,也不肯入京相认?”

明珠怔了怔:“这——”

予钧和声道:“宗姬上次说的是,子欲孝而亲不待。既然霍三爷已然入京,想必心里是想见娘娘的,或许终此一生,也就只有这一面之缘了。以霍三爷的胸怀韬略,想必不会泄一时之愤,遗终身长恨。”

明珠直视予钧:“敢问长公子,娘娘心里又是怎生想法?玄亲王爷呢?今日长公子自谦屈膝,孝义尽显,霍三爷心里却难免更难受。我自少失怙,深知天人永隔,虽憾极痛极,但既无计可施,也只能认了;而霍三爷有母不得见,有亲不得依,个中辛苦,唯有自知

状态提示: 第24章 见别两难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