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撬江山》

吾爱看书小说网(52kshu.cc)

首页 >> 撬江山 () >> 0039 杀机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52kshu.cc/81415/

0039 杀机(1/2)

“哎哟,小伙子,你去了哪里?我一转身就发现你丢了,这朱府可不能乱闯啊……”老者拍着大腿,表情十分担心与紧张。

云溪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老者竟会这般执着的等他,他只好笑笑道:“老伯,我就是不小心走丢了,实在不好意思……”

“唉,没出事便好。”老者松了口气,领着云溪朝朱府府门外而去。走至门口,那两名门卫正一人抱了个暖炉取暖,闲聊着解闷。

被老者称作武大的门卫见两人出来,赶忙一脸和气道:“宋老伯,一切可顺利?”

老者笑眯眯的开口:“顺利顺利,我可走了,千万帮我照顾好我家月儿。”

“自然自然。”武大爽快的应着,脸上伪善的笑容几乎可以挤出朵花儿来!

云溪鄙夷的瞅他一眼,眼中浮现出一丝厌恶。待老伯走远,云溪钻入一条胡同,对着墙面一拍,一把锐利的兵刃瞬间宛如离弦的箭嗖的一声破冰而出!他擦擦手中的剑,毅然决然再次站在了朱府的门口!

满身的风雪,藏不住他满身的杀气!

他手中冰冷的剑,瞬间让周围寒冷的空气更加冷了几分。

“是你?”武大瞪大了眼睛看他,“你怎么又返回来了?”

剑身一转,伶俐的剑气驱散满身风雪,裸露出冰冷的剑光,只是一瞬,快到来不及转眼,武大的人头蓦地从肩膀上滚落在地上……

“杀……杀人了!”另一个门卫吓得将手中的暖炉滚落在地上,煞白的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惊恐!他转身跌跌撞撞的往府门里跑,却在碰到朱红色大门的一瞬,冰冷的剑身已然穿心而过……

他呆呆的看着心口鲜红的利刃,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你若不叫,又岂会丧了这条命?”背后的人利落收剑,鲜红的血液迸溅出来,染红了煞白的雪。

耳闻府内大队人马皆朝此涌来,云溪不慌不忙一个纵身,消失在茫茫风雪中……

“咳咳……咳……”怀里的雪狼安安静静的睡着,笸箩倚在窗边,望着北风呼啸的大雪愣愣出神。

不同以往的寒冬,幽州储存的木炭已逐渐出现匮乏的现象,幽州本便不是盛产木炭的地方,每年寒冬,皆是商人投资从其他地方运回幽州,因此,幽州的木炭价格十分昂贵,好在幽州的冬日并不十分寒冷,往年需求木炭的人群十分稀少,可今年不同,连续数十日的强降雪降温,大雪封山封路,幽州百姓宁愿掏出家底也得购买木炭,此刻的幽州城,就宛如瓮中之鳖,进不去出不来。

不知是不是朱巡抚有意刁难,张府派去买木炭的下人皆被遣送回来。

望着冰冷的房间,笸箩只得裹紧了自己的衣服,抱紧怀里的雪狼。

“汪汪。”雪狼不知何时醒来,奶声奶气的朝着门外叫了两声。

笸箩转头望去,竟是云溪踏着风雪缓步而来。

“查到了?”笸箩问。

云溪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那女人的脸皮……是你的。”

虽然早有此预料,但听得云溪说出来,笸箩还是很惊讶。她喃喃道:“这世上竟真有换脸的秘术……”

“自然是有的。据我所知,墨国便有此秘术,但墨国国君认为此秘术太过邪性,故而严令禁止不得任何人使用其术。”

笸箩有些忐忑。她的脸皮是睿王妃割的,但秘法却是墨国的,睿王妃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作为羌国的公主竟然会墨国的秘法,难道说……睿王妃与墨国有染?

可是,睿王妃为何会与墨国有所关联?她这么做,究竟有何目的?

尤想当初,她还一直以为睿王妃心思单纯,现在想来……

笸箩突然打了个冷战!

睿王妃这个人,深沉的令人害怕……

“咳咳……”

“丑丫头,你今日的药喝了吗?病情是不是又加重了?为何这屋子这么冷,张继生竟然连炭火都不给你生?!”云溪蓦地问了好几个问题,紧张兮兮的为她又是披斗篷又是查探她的病情。

笸箩无奈的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只得道:“这不怪张大人,卖木炭的老板讲张府的下人全部遣了回来,怕是有心人在暗中操作……”

云溪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你怀疑是朱丰年?”

笸箩点了点头:“除了他,我想不出其他人。”

云溪的脸拉的老长,好似笸箩招惹他一般,他道:“关心别人之前是不是该先关心关心自己?你就不怕那人对你不利?你要为张继生出谋划策,那也得你有命在!”

笸箩有些哭笑不得:“云溪少侠,小女子还不是照着你的话茬儿接下来的?”她顿了顿,眼眸中顿时生出一丝凄凉,“咳咳……再说了,就我如今这模样,用不着别人也没几天活头了。”

“呸呸呸!胡说!”云溪跳起来,一张俊脸气的通红,“你若再瞎说,本少侠就不伺候了,直接回山找我师父去!”

“哦?真的?那你快走,省的打扰了我清闲的好日子。”

“你!”云溪的脸涨的通红,气鼓鼓的将屁股留给笸箩,他问道:“你便这么急着赶我走?”

笸箩吸了口气:“当然不是!我救了你师父,你答应过我留下来为我驱使的,如你这般的护身符,我去哪儿找?”

云溪一阵沉默……

许久,他一个起身灰溜溜的出门,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任由笸箩喊了他半晌也未回应一句。

这家伙又怎么了?抚摸着雪狼柔软的毛发,笸箩无


状态提示: 0039 杀机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