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同人》

吾爱看书小说网(52kshu.cc)

首页 >>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同人 () >> 终于,他与她们站在了终将远去的道路口(一)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52kshu.cc/91337/

终于,他与她们站在了终将远去的道路口(一)(1/2)

分班考试,明明是一次十分重要的考试...重组班级中的关系网的东西..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结束了。

嘛,也许是这类考试对于我来说其重要程度算不上什么排名吧..毕竟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学习文科的打算,班上也没有几个可以说得上话的同学,朋友之类的更是...说到底,分班考试对于我周围的环境所能造成的影响已经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没有过多的去在意.

倒不是说现在开始有些后悔...唯一能让我感觉到遗憾的东西,大概就只有时间吧..毕竟对于我来说,高中的生涯已经只有最后一年了啊.一联想到高中毕业进入大学后的就业压力以及走出大学后的生存压力,就会开始有些想停止不前了。

不过,就算再怎么想、怎么期待,这一切终究会过去,而明天也依旧会来——无论这个世界发生什么变化,明天依旧是明天。这么一想的话,也只能是在无奈中继续珍惜这段时间了吧。

时间就是这样,没有任何情面可言,也不会对特定的人或事物进行特殊的对待。在这一点上,我确实可以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平等。

分班考试后的第二个星期一,是志愿商谈。

而作为社畜的双亲自然是不可能因为这点小小的事情而请假的,即便是在刚进入高中的那一天住进了医院,也只是在中途请了两个小时的外出事假来随便看一眼确认我还活着之后,支付完医疗费用就走了...所以,此时的我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在商谈室外面和家长一起等候,而是独自一个人坐在教室里,无所事事的翻阅着手中的文库本。

[哈....]

不自觉的在某一刻叹了声,把文库本放下后,索性抱着双手趴到了桌子上,又生呼吸了一下,要说现在有些担心的..果然还是那个吧?因为监护人不到场然后被某个暴力教师在没有人的办公室里暴揍一顿..那种拳头还是真的饶了我吧..不,说不定会演变成被揍了之后带着那个人一起回去的情况..

想到这里,我逃避一样的把脑袋埋了下去,至少现在,这个教室能让我好好的静一静,算是一点安慰呢。

....今天之后,这个教室也即将成为过去.脑海中宛如跑马灯一样的闪过许多画面之后,我再次叹了一声

[哈...真是...饶了我吧..]

[哦?终于是要向着社会的正义求饶了吗?比企谷君.]

在预料之外,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擅自结过我的话、又擅自传到我的耳朵里,缓缓地循着声音投去视线,预想之中的身影出现再教室门口,轻轻的倚着门框,淡淡的朝我这边看来。

[“求饶”这个词还真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听到啊..我的错觉么.]

对于我这样无力的反驳,门口的那位少女——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便迈步朝我这边走来,即便是身上穿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冬季校服,也不由得让人觉得这身校服就是为了她而专门定制的一般,再那一瞬间,我的视线短暂的停留在了那个身影之上,随后刻意掩饰着自己的动摇,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一旁的文库本之上,顺手打开。

[所以..你是来专门找我吵架的么?这最后一天..]

[到底是不是这样呢...也不太确定啊。]

带着半开玩笑的态度,雪之下走到我的跟前,视线微微向下看了一下后,表情有些犹豫的拉过旁边那一排桌子的椅子,坐到我的侧面。

不不..一般来说不是坐在对面的么..我正这么想着,雪之下那边已经继续开了口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因为感觉到这里有股不详的气息所以就稍微来看一下...嘛,原因姑且是知道了。]

[你是哪里来的女巫么..]

我端正了坐姿,瞥了一眼雪之下,这家伙既然出现在这里的话,也就是说..

[志愿商谈..结束了么?]

[诶,五分钟前。]

雪之下点头,随后问到

[你呢?]

[还没.]

我果断的摇头,随后轻叹了一下,既然雪之下的班级已经结束了的话,大概我们班也快乐吧..毕竟人数差不多,也就是说..再过不久就要挨揍了啊..怎么办..

然后,我意外的看到雪之下露出些许疑惑的表情,至于她在奇怪什么,我大概也知道了。所以没等她开口我便解释了起来

[毕竟在他们看来,工作要比这个什么志愿商谈重要得多呢..不过也正因如此,回去之后就不用担心被念念碎了。]

再然后,雪之下的脸上出现了短暂的惊愕,随后把脸瞥向另一边,短暂的沉默之后,再次打开了话题

[今天..是妈妈来的,虽然一开始向家里说了一下,起初父亲和妈妈两边都并没有得到什么答复,毕竟都很忙.而我本来也没有报什么期待..]

说到这里,声音逐渐的淡了下去,雪之下的脑袋稍稍朝我这边转了一些,瞥了我一眼后又把视线沉了下去。

算是对我的话做出了相应的回应吧,让我有些意外,毕竟这是第一次——她主动向我说起家里面的事情。

[那..怎么样呢?最后..]

[最后?]

雪之下稍稍歪着脑袋看着我

[有说些...鼓励之类的话吗?你的妈妈她..]

毕竟之前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无懈可击的样子..稍稍有些在意啊..如果是雪之下的母亲的话,会说出什么话来呢..

虽然这样问有些不妥,但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不过还是在说出口的瞬间感觉到不安..一直以来


状态提示: 终于,他与她们站在了终将远去的道路口(一)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