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此去经年,良辰好景虚设》

吾爱看书小说网(52kshu.cc)

首页 >> 此去经年,良辰好景虚设 () >> 第十八章 沉鱼不一定落雁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52kshu.cc/94950/

第十八章 沉鱼不一定落雁(1/2)

我有一句exm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叫自保为上?

就凭哥哥……啊呸就凭姐姐这个清奇的骨骼逆天的悟性,你让我只是保护好自己?

exm???

我果断两把揉了纸条随手扔掉然后睡觉。

翌日,也是瑶琅道会气宗部分的最后一天,按计划会有三场比试。凭我的经验,甲队对乙队的一场比试大概要花一个半时辰到两个时辰的时间,也就是说,我那一场妥妥的在下午比。可是我一大早刚起来就开始隐隐有些烦躁不安,即使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也还是避免不了在这种场合自然而生的紧张感。

我只好努力把注意力放在小道士的比试上,希望能够缓解一二。

“第八场,甲五队尘栎,对,乙一队尘愉。”

啥?……

我没听错?……

沉鱼?沉鱼落雁那个沉鱼?

我赶忙调节瞳孔的聚焦,眯起眼睛去瞧那个叫尘愉的小道士,看看是不是真有沉鱼落雁之貌。

唔,白白的小脸,圆圆的眼睛,说实话,长得确实可以,不过也只是可以的程度了,与真正沉鱼落雁的绝色相比,比如我家小阿糯,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顶多能算是中上之姿吧。看得出来,他本人对这个名字也有些接受不能,尘梧话一出口,他的脸上就只剩下一个略显尴尬的笑了,但是我得承认,他这一笑平白让不甚明艳的五官突然染上一抹色彩,然后酝酿出一种说不清楚的气质,似是三分的清新,三分的亲和,三分的爽朗,再加上一分蓬勃的生气。反正就是混合成一种让人感觉很舒服的气质。

我沉了沉因为即将上场而躁动不安的心,抬头看这个尘愉比试。

尘梧下台,开场鼓一响,两人互相行了个平辈礼,然后按例互相推请了一番,接着那个甲队的尘栎抬手一道真气挥过去,虽然不强,但这一下就看出甲队的厉害了,平常资质的人习武,即便是得到上佳的心法,一年半载也练不出什么真气,更别说将真气在体外实质化打出去。同样是练了半年,效果却是一个天一个地,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尘愉脸上的笑意并没有收起,只单单化去了那份尴尬之意,眼眉之间多了一份认真,脚下微动,状似轻松地躲了过去,然后手中木剑一晃,挽了个剑花,刺向对方,被一剑挡开,当下来来回回十几招,然后双方齐齐一退,又分两边站着。

尘栎执着木剑在身侧,脸色呼吸未变半分,只直直看向尘愉。尘愉状若潇洒地甩了甩握着剑的手,然后粲然一笑,脚下一蹬,欺身前去。

见此,我默默叹了一口气。虽说明眼人都知道前面那些不过是试探,后面才是真正的动真格,但就刚才二人的反应来说,这场比试,尘愉已经输了。

之前的几十场比试,无论是丙丁还是乙丙,绝大多数都是两手空空,直接上场比拼,因为他们还并未掌握将分量恰到好处的真气,也就是内力,传进武器,使其发挥超出本身的力量的能力,如果贸然将内力传进去,要么内力太强损毁武器,要么内力太弱无甚效果,反倒白费了积蓄的真气。而甲乙之战不同于低阶的交手方式,两方都可说是资质奇绝,自然能够把握如何在武器中运转内力,所以皆是执了木剑上场。

方才,几招试探之下,尘栎不动声色,自然是手到擒来;而尘愉面上虽没显出什么,可他甩了甩执剑的手,说明在与对方交手时剑上的内力精纯不足,才会被震得手腕不适。不过短短几招,两方的差距就如此明显,想必在东面看台上的那些老家伙眼里,这一场早就胜负分明了罢。

果然,五十招以内,尘愉就被一剑指喉,然后无奈笑笑便收了剑,接了腰佩下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为他轻轻叹了口气。

这个尘愉也真算是运气不好,实力他是有的,可惜选错了人。甲队的这个尘栎,是我看过八场甲乙之战里面最厉害的,想必当初也是不慎才会在初核中落入末十之列。

不过与我比较起来,我认为还是我要强些,没办法,毕竟是自带buff加成的人。

我含蓄地得意一笑。

后面一场无甚好说,两人几乎势均力敌,但甲队的那人内力要更深厚一线。或许是真的怕被剔出甲队,他从一开场便压着对方狂轰滥炸,打得乙队的那个满场闪躲,好几次都险些落败。但最后还是甲队这个心理素质不过关,在内力耗费过多,短暂出现不继的情况下,被乙队的抓住机会逃出了控制范围,打乱了节奏,然后更加心急,在乙队的卖出一个小破绽之后,不做他想,立马中招,败在了对方手里。

运气好的家伙,明明实力不如尘愉小道士,却得到了完全相反的结局。所以说,这都是命啊……

然而我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感慨命运,因为,该我上场了。

原先以为会在吃过饭的下午才比,可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前两场结束的太快了,加在一起才一个多时辰,所以掌门大佬示意尘梧继续。

“第九场,甲三队尘然,对,乙二队尘醴。”

咚。

开场鼓响了。

站在试台上,目光直直看进对面我的对手的眼里,我能感觉全场的人都在看我们。这种瞩目我前世从未体会过,在那里,我只是一个软弱蒙昧泯灭众人的普通人,不值得任何谁给的瞩目。

而我现在,值得。

我看向对面的人,虚垂下眼帘,紧了紧手中的剑。

状态提示: 第十八章 沉鱼不一定落雁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