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我不是小偷》

吾爱看书小说网(52kshu.cc)

首页 >> 我不是小偷 () >> 七百三十 赌局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52kshu.cc/95267/

七百三十 赌局(1/2)

“胡大发,东西呢?扔哪了?”齐瑞兰拎着一个证物袋,向着坐在车里的胡大发询问着。

“齐警官,真不帮我啊!”胡大发向着车门旁边的收费员撇了撇嘴。收费员看着走进身边的齐瑞兰,一脸的惊异,没想到啊,还真给叫来了。

“赶紧的吧!这么点钱你也至于,一点儿大局观都没有!”齐瑞兰横了胡大发一眼,脸上的怒气已经不小了。

“得!算你狠!那两棵树之间,在后面呢!你找一下,我记得是个浅色的钱包,如果没掏干净,身份证、银行卡之类的,还在里面呢!”胡大发无奈的指了指路边的两棵行道树。虽然直接免单是没希望了,但是赌局却赢了。

“哦!”齐瑞兰顺着胡大发手指方向走了过去。

“嗳!兄弟啊,我赢了吧!”胡大发调戏的看着那个收费员。

“呃!你认识她!这不能算啊!你这不是耍赖吗?我----这个不能和你赌啊!”收费员心里已经明白,这小子就是不想出停车费啊,找个认识的警察,和自己赌一把,早知道这样,上这个当干嘛?一边摆着手,一边不认账。

“你是男人吗?就十块钱,你也至于!你们乡下来的咋都会耍赖呢!刚才都说清楚了,我也没下车,把人叫过来了,咋着,不认账啊!”胡大发挑着眉毛看着收费员,非要把刚才受的气补贴回来不可。

“那你俩认识啊!也不能算我耍赖吧!”收费员满脸涨红,不愿意的往后退了一步,手里紧紧地攥着刚才的停车费。

“那我要是让她说句话,免了我的停车费,当做我是执行公务呢,咋样啊?”

“那----那也不行啊!没那个规矩!”

“呵呵!行,警察你都不在乎了,为了挣钱,啥也不怕啊!呵呵!”胡大发向着找到证物的齐瑞兰挥了挥手,“齐警官,没我事我就走了啊!”说完,轻蔑的瞥了收费员一眼,“别老是城里人、乡下人的比较,有那个必要吗?十块钱不管你要没事,把那个粉笔画擦了!”

“哦!哦----这个行!”收费员被胡大发教训了一句,没输赌注,在胡大发的车轱辘上擦了一把,向着反光镜挥了挥手。走吧,赶紧走吧,为了一句话非要找机会跟我赌十块钱,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胡大发开起车,途经警车的时候瞥了一眼,那个女孩仍在车旁挣扎着,用痛哭流涕、以泪洗面形容一下,绝对不为过。

不看别的,单看伤心的样子,不动同情心都很难,“唉,不想被抓,你别干这个啊!我是为了还给齐瑞兰一个人,谁知道你是这样的呢!”

如果只看嫌疑人的悔恨表情、煽情的表演、动容的哭诉,只要你有一丝善良之心,肯定会被眼前的悲惨世界所感染,甚至于会动了恻隐之心,希望法律能够网开一面,帮着他求情。可是当你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恶劣、多么的无耻、甚至变态的时候,绝对会为自己的善良所后悔。不怪人们的善良,只怪有人利用了人们的善良。

胡大发冷冷的摇上了车窗,让哭闹声吹散在初冬的风中吧!

可怜,马局长家里丢了钱,被老婆挠了一把,好几条血道子,可怜吗?

张处长光着屁股被人家堵在床上,拍照录像,毫无还手之力,除了花钱消灾,还得乖乖的给人家办事,没有任何借口,可怜吗?

柳芸儿为了多挣点钱,被老马同志极尽羞辱,甚至用了鞭子,可怜吗?

老马同志好不容易搞了点钱,却被拉车门的小贼一股脑的全部卷走了,车子都坏了,笔记本也丢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在国外都没钱吃饭了,可怜吗?

姓焦的的学生,为了赶着去上当受骗钻套跳井,竟然跑到街上抢包扒窃,可怜吗?不但可怜,还可悲呢!

活在世上,谁都可怜,忘了自己的伤痛,还得努力挣钱啊!

车子开出很远,胡大发耳边仍旧能够清楚的回想着刚才那个女孩凄惨的哭声,“唉,大过年的,不会作孽了吧!怪你命不好……遇上我!”

胡大发开车先回了老刘的住处,坐在车上,点着烟,拨通了齐瑞兰的电话,“喂,齐警官,回去了吧,我问一下,就那个女的,怎么定的啊?”

“扒窃啊?还能怎么定!失主都找到了,一上午,三个!两个手机、一个钱包,先拘留吧!”齐瑞兰看着手里的卷宗,比对着相关的证据。

“那----严重不严重啊?得判些日子吧?”胡大发关心的是刑期,如果案值不大,态度也好,说服教育是主要的工作,能够治病救人,那就没必要非得放进监狱里面了!进去了,也许沉沦的更快。

“她说家里有病人,不得已才做这个的,呵呵!这个还得调查,我正在联系街道呢!说的挺----惨的,但是,进来的人谁不会编故事啊?你说,对不对?”

“对!没错,谁要是没点辛酸泪,那也不可能啊!平时不说,到了你那种地方,肯定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清楚啊!就像那些电视节目一样,平时在家哭得再动听,也不如在舞台上唱完歌,给在场的观众、导师哭一鼻子,呵呵!我就是问问这个事,没别的意思,看着,也像有点困难!”

“哟,你是动了同情心啊?呵呵,要是案值到限额了,谁也帮不了她,这种小偷小摸的案子,就得按照流程来!你还想帮她说情吗?你不懂吗?”齐瑞兰冷冷的回应着,就像法庭上的法官,宣判、审理的时候,根本没有一丝自我情感夹

状态提示: 七百三十 赌局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